第四次参加国庆阅兵,军乐团里最年长的小号手是咱营口人!

2019-10-12 新媒体编辑部

  10月6日,雷宇在天安门广场完成人生中最后一次受阅任务后,了无遗憾地回到营口,跟着他一起回家的还有那把形影不离的小号。

[video:第四次参加国庆阅兵,军乐团里最年长的小号手是咱营口人!]

  1963年出生的雷宇,是参加国庆阅兵的中国人民解放军联合军乐团中年龄最大的演奏员。十天前,作为新中国阅兵史上最大规模军乐团中的1300分之一,大校军衔的他以小号手的身份站在天安门广场,为祖国奏响了生日之歌。

  老夫聊发少年狂 56岁的他第四次站上阅兵场

  从21岁的青春年华,到56岁的两鬓斑白。今年,已经是雷宇第四次在天安门广场接受祖国和人民的检阅。从1984年的国庆35周年阅兵、1999年的国庆50周年阅兵、2009年的国庆60周年阅兵,到今年的国庆70周年阅兵,在雷宇人生最宝贵的岁月里,他亲眼见证了气势磅礴的阅兵盛况和祖国发展的日益强盛。

  56岁还坚持要上训练场,在同龄人已经开始为身体上的一些小毛病而烦恼时,雷宇选择了为自己圆梦。他意识到这可能是最后一次参加阅兵,在接到辅导乐队演奏任务的第二天,雷宇主动递交了书面申请,“既然进了阅兵村,我就要参加阅兵式”,他要为自己的职业生涯画上一个惊叹号。

  从获得批准的那一刻开始,雷宇成为了军乐团中年龄最大的演奏员。年龄最大,意味着要克服的困难最多,付出的努力也最多。7月中旬的北京,37℃左右的高温经常让他的汗水“从脑瓜顶儿流到脚后跟儿”。尽管年龄已经超过多数团员的父亲,可他在训练场上从不搞特殊化,一演奏就是3个多小时。雷宇说:“真有站不住的时候,可是我从来没‘掉下去’过。”其实他也有差点儿熬不住的时候,一天清早,血压飙升到160mmHg,在训练时间逼近2小时,身体发出求救信号的时候,一声“结束训练”的号令及时“拯救”了他。其他年轻人见他都这样坚持,也不好意思“开小差”了。因为是一心坚持想做的事,在雷宇看来这些都不算“苦”。为了记牢每首曲目的顺序,他把曲名编成了只有自己能读懂的五言诗。

  第四次参加阅兵 他第一次流泪

  国庆当天,雷宇凌晨5点随军乐团从阅兵村出发,7点钟军乐团就到达了国旗杆附近的位置。虽然经历了三个月的训练和前期多次彩排,临场经验已经十分丰富,但真正上场时,雷宇还是兴奋不已。不过小号演奏员不能过于激动,要时刻提醒自己控制情绪,否则就会导致脸部肌肉紧张影响演奏效果,在关键时刻“冒泡”。

  雷宇所在的联合军乐团是一支自1949年开国大典以来就没有更换过位置的受阅部队;一支入场最早、离场最晚、全程参与受阅的部队;一支持续站立、连续演奏四个小时的受阅部队。长期参加外事活动、出席国家庆典、重要仪式的经验以及四次参加国庆阅兵的经历为雷宇积累了丰富的经验。“站四个小时不倒,憋四小时不尿,吹四小时不累”,讲究的是“外紧内松”,镜头里的他们看起来岿然不动,实际上精神是放松的,脚趾头在活动,不时调整重心才能储存体力,更好地完成接下来的演奏任务。

  在今年国庆阅兵式上,雷宇感到了新时代中国的巨大变化,中国阅兵式气势恢宏令人热血沸腾,作为军人的自豪感油然而生。看到许多新型的武器装备登场亮相,雷宇感到心潮澎湃,如今我们的国家确实强大了,实力不容小觑。

  随着庆祝大会结束前最后一曲《歌唱祖国》的尾音落地,雷宇按照指挥示意把小号放在架子上,内心的情感便再也抑制不住。他“没出息”地掉下了几十年来未曾流过的泪水。这是感动于祖国强大的泪,更是实现梦想后喜悦的释然。

  两代人同场受阅 夫妻、父子情系祖国

  雷宇的梦想成真还成就了另一种圆满。雷宇的家庭也与阅兵有着不解之缘, 21岁时,他曾和妻子同时出现在阅兵场上,只是当时不知,自己今后的伴侣就在大学生方队中。35年后,当他再次昂首挺胸站在天安门城楼前,儿子也已长大成人,成为情境式行进“同心追梦”中的一员。父子两人在不同的训练场为各自的梦想努力,又以不同的身份接受检阅。当国庆70周年阅兵式和群众游行落下帷幕,7万羽和平鸽拥向蓝天,儿子意外地从人群中跑来,父子相拥在天安门前拍下了人生中极为珍贵的一张合影。雷宇,再无遗憾了。

  心愿达成的雷宇回到家乡营口,趁着难得的假期休息一阵子。他住在与辽河老街仅一路之隔的小区里,在那足以看见他出生地的“曾经”和现在。闲暇之余雷宇会推着轮椅,陪88岁的老母亲到曾经住过的地方转一转,他说还是喜欢这个老地方,大概就是一种挥之不去的情结吧。

  总监制 / 王忠陆   监制 / 张旭勇 张艺

  编辑 / 崔玺 李丹   制作 / 郝园

网友评论: 查看评论